资讯 - 情报 - 漫道-让漫画融入生活
情报
猫山王‧轻小说:《考古人类学家》(一)
作者:貓山王 | 2018-01-31 杂谈 漫画 轻小说

●专栏:猫山王‧轻小说     ●作者:猫山王     ●插图:人父




 (一)


 

我感觉到掌心的汗,微微从毛孔中渗出。应该要去厕所洗一下手,顺便也洗个脸,令自己的脑袋更为清醒。

 

镜中的我,看着身体的我,默然地目无表情的又像要去思索什么一样?

 

梳洗后,一面吃着昨天剩下的圣安娜面包,一面在打算着要做些什么才好。从起床到坐在折凳吃面包,只是短短几分钟内的时间,内心有点莫名的惆怅……

 

只有翅膀
而无身躯的鸟
在哭与笑之间
不断飞翔

 

每每遇上惆怅的时候,心里总会想起现代诗人商禽《眉》的诗,而我的眉,便又会上下摆动几下,自我安慰。

 

这个一百呎的斗室虽小,但在香港呎土吋金的地方,也算有自己的一个狗窝。当然,如果想要一个多一点人性化的窝,更高的生活质素,就需要用自己青春力壮的时间,去换取多一大堆砖头,形成了「体力──时间──砖头」的一种微妙关系。但时间不断推移,体力越弱,时间少,砖头也就越少;最后,玩输了,成为这个游戏的输家。于是,老和贫这些鬼魅,便随着年轻时代,一路紧紧跟随,上身的人难以自我超渡。老、贫的鬼魅激起我的鸡皮疙瘩,顿然感觉浑身不安。

 

游戏还没结束,生命的投注仍然要继续。所以,文人也要下海,我由写稿变成做起了「港商」,在中国内地做起贸易买卖的生意。希望能够在游戏中,多换来一点点砖头,扩展自己的狗窝。

 

「北上」,在三年前我就已经开始。在那时候之前的六、七年,凡说是「北上」的男人,与寻欢、包二奶之间,都会被人划上一个深刻的等号。

 

什么求学啦、就业啦、创业啦、养老啦、置业安居啦,通通北上。代表着一种希望、出路。祖国有大好前景等着你们,何必留在香港,加重政府的负担呢?这是经过九七年金融风暴,董建华时代后期的香港,鼓励港人北上的美言美语。

 

但肯定不用政府操心,而又最令人起劲有动力的,莫过于北上寻欢、包二奶。以前是香港中产及有钱人的玩意,在内地不断有新力军南下加入人肉市场,现在可以让香港的升斗市民,有能力偶然去豪气一次两次。暂时清洗一下草根的气息,过一下做财大气粗的大爷瘾。

 

不过,我距离做真正的大爷,还有看不到的漫漫长路。但昨天剩下的圣安娜面包,开始带点酸味,在此刻却可以品尝得到。也难怪,狗窝细小,没有冰箱,食物总是容易变坏。为着五元三角,还是吃完它。

 

由二千年开始至今,陈水扁成了台湾总统、曾荫权成为香港特首、本笃十六世成为教宗、陈日君成为枢机主教,一连串的政治与宗教的轮替,这个世界进入一个「时来运到」的年代。

 

而至于我的时运,又会几时到来呢?……

 

既然回到香港,找找祥森聚旧。祥森比我小十岁,是一个性格豪爽、有义气、靠得住的年青人。每当我在工作上,需要解决设计问题时,他都会主动出手。这种人,是可以取信于人的。

 

从我做起港商那年起,因为经常中港往返,各有各的忙,都已三年没有见面,只是偶然在电话中:「喂,我回了香港……不过有些事要做,下次见面再聊。」

 

就这样下次的又再下次,匆匆三年了。时间在各人身上流淌。

 

不过,今次在电话中却是:「喂,祥森,我回港了,出来吃个下午茶。嗯,三点半?观塘?好的,没问题。」




 


 


(二)

 


香港的夏季天气越来越令人受不了,尤其是观塘人口和大厦高度密集的地方。要不是为了迁就祥森上班,我肯定会约在新界,起码多一点树木,多一点人性空间。但一想到自己所住的唐楼出租屋狗窝,自己又越来越似一只笼中的小鸟。

 

我点了一杯热阿华田,坐在快餐店那双人座位。本来想要冷饮的,想到省下三、四元,就让那杯热饮慢慢吹凉。在香港这个地方,绝对严重违反收入和支出相符的比例,令到每个人每个家庭都伤透脑筋。收入少,支出大,每个人都在维多利亚港两岸中挣扎求存。

 

下午,快餐店更是人山人海,在人群中,我看到祥森,向他挥手。祥森快箭步走过来,拍拍我的肩膀:

 

「朋友,好久不见,有话等一下再说,你要吃什么?难得你回港,我请客。」

 

「嗯,就要一件三文治吧。」我说。

 

「不会吧,老兄,堂堂一个大男人,吃一件三文治就够?我来帮你点。」

 

我何尝不想大鱼大肉呢。这段时间,为了交房租,要节衣缩食,此刻,在人前的我,下意识也表现出省俭的「美德」来。

 

祥森又一个快箭步跑到收银处。十多分钟后,看到他从食物柜台捧来一大盆食物饮品,肯定他点了两个什么大餐。


「这个烧鸡玉米餐是你的,我是烧鹅米粉餐。」一面说着,他一面分配食物递给我。

 

「要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话,很久都没吃那么丰富。」我说。

 

祥森两眼一瞪,存疑的说:「不会吧,这个只是下午茶快餐而已,我以为你做了港商之后,会赚到钱,发了财呢。还想问问你有没有好路数。」

 

我摇摇头苦笑说:「你总想到北上就会发财,始终做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。好像上两次,投资失利,结果损手。所以每日都要算着算着,面包都要分两天吃。」

 

「哈,你讲得好像比贫穷线下的人还要惨。那么,有打算做回老本行吗?还有兴趣吗?」祥森问道。

 

我手里拿着烧鸡说道:「写稿?兴趣当然有,只不过香港出版市场,越来越要『即食』。你看看,什么李嘉诚致富法则、教你投资攻略等书,以为看完就可以一夜致富。其实还不是讲些做人处世的道理,内容空泛,并无深度。根本不是经济学,只是靠包装罢了。」


我接着说:「你都知道,我写文学创作,曲高和寡,『即食』的那种书,我真的没有勇气写出来。不过讲到包装,你搞美术设计的,这个你最内行。你近来工作又如何?」说完这句话,我接着品尝了三月不知肉味的感觉。

 

「出版社新来了一个主管,没有以前的好做,总爱搞办公室政治。我做到这个月底,就辞职不干。而今天,就是开始完成我以前的有薪年假。」祥森带点叹息的说。

 

「嗯,」我擦一擦嘴巴的鸡油,好奇地问:「有没有什么打算?不会北上吧?」

 

「我都有想过,不过,不像你做贸易,是做设计,帮大陆企业的产品设计得有国际化形象的感觉。你都知道,大陆产品给人的印象,总是脱离不了那种……」祥森极力去想,到底用那个词语去形容。

 

「是不是好像改革开放前那种feel?」我说。

 

祥森扬一扬眉说:「啊,是,是。念过大学的人就是不一样,墨水比我多。」

 

「沿海的广东、上海还好,越是内陆,越是北方的地方,还是有很重的土气。不过,相对于香港无聊的生活,总是不断的重复,那种『土气』,又有它可贵之处。」我说了一些见解后,无奈地说道:「每日奔波劳碌,其实人生为了什么?……」

 

祥森用筷子夹着米粉,眼神凝视着汤碗,轻声地重复:「嗯,人生?」

 

「人生短暂,其实可以更有意义。既然你有打算去中国大陆,你有没有想过去探险?」我问道。

 

「探险?」祥森微瞪着眼睛好奇地反问。

 

「我在大学时修读过考古人类学,真的太真彩太吸引。那时一位老教授,他的太太拿了一本,关于老教授生前由中国大陆前往苏联,再到西伯利亚的考古旅程的书给我。假如有一天,我都能够做同样的事情,我会觉得自己不枉此生。」说完,我从背包把书拿出并递给祥森看。这是一本厚厚的硬皮封面的书,是老教授亲自用原子笔,把他的旅程、感想和考古发现,一字一字的记载,并用绘图绘画不同的人种。


「就是这本。这是我的珍藏,亦是老教授的心血。是老教授离开人世,吩咐他的太太交给我的。你拿去看看,可能对你会有所启发,但要小心保存。」

 

「这本书你用不着吗?」祥森问道。

 

「朋友,你现在自由了,无工一身轻,先把书拿去看完吧。我和你,甚至每个人,将来都一定会走老教授的路的。记着,别把里面的事情说出去,看完把书还给我便可以了。」说完,我大口吃完最后黏在鸡骨上的烧鸡肉。而祥森傻呆呆的想着我说的那些话。


快餐店的人潮,在我和祥森谈话的时候慢慢减退。下午茶时间过后,收银处已再没有人龙出现了。天色续渐转黑,祥森回到公司后,收拾自己的东西,和同事道别一声,离开这家工作多年的出版社,便下班坐车回家。

 

辞了工作,多了属于自己的时间。今晚,是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。


祥森坐在床上,挑着夜灯,手里拿着老教授的考古笔记本:「人生到底为了什么?为了工作?为了家庭?怎样可以不枉此生?」心里沉思般想着一连串的问题,而手指开始翻开笔记本,并慢慢细阅着老教授的考古旅程。………

 




(待续)

 

*转载请注明〈漫道〉网页

 


评论列表
一開始有追看性,等着下回。

2018-01-31 回复

发表评论
您还没登录,无法发表、回复话题,请先登录后进行操作!
×

关注漫道微信公招号

扫码关注漫道订阅号
扫码关注漫道订阅号

扫码关注漫道服务
扫码关注漫道服务号

×

分享到微信

×

关注漫道微店

扫码关注漫道服务

APP

微信

分享

漫聊

TOP

1